俄专家称中国有近千枚核弹远超美国估计,俄媒称中国正在稳步提升海陆空核打击能力

  参考消息网1月1日报道
俄罗斯军事观察网2014年12月30日发表题为《中国的核潜力》的文章,作者谢尔盖·林尼克在文章中说,倘若中国维持现有的发展速度,科技及经济实力持续增长,那么其战略核力量便能在最近几十年内具备及时施以核导弹还击的能力。因此,中国军事机器具备新水准的那一天并非遥不可及。

图片 1
资料图:东风-31A洲际导弹。

图片 2资料图:俄军图95逼近美国本土,美军F-22拦截

  战略轰炸机升级改造

图片 3
资料图:中国东风-31A洲际弹道导弹发射

4月14日,俄北方舰队第二艘“北风之神”级战略核潜艇“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号正式开始战斗值班。同日,俄国防部宣布,俄两架图-95MC在米格-31歼击机的伴飞下,成功完成在巴伦支海、挪威海和大西洋海域上空的巡逻。一系列动作表明,俄罗斯加强战略核力量建设的思路正在落到实处。
长期以来,俄罗斯都将保持足够的核遏制能力作为国家安全的首要保障。当前,俄罗斯与美国关系恶化、与北约军事对峙加剧,俄高精度常规武器又在一定程度上落后于美西方,这种背景下,俄更加重视发挥其战略核力量的遏制作用。普京毫不讳言其对战略核力量的倚重,他在乌克兰危机期间那句“抗议一千次一万次,不如战略轰炸机的机翼扇动一次”的表态,清楚表明了俄罗斯对战略核力量的重视。
“三位一体”—— 战略核力量体系日益完善
据俄国防部资料统计,截至2015年1月,俄战略核力量编成内共有499枚运载工具,可携带核弹约1900枚。其中,60%为陆基核力量,包括305个导弹发射装置,可携带1166枚弹头,纳入战略导弹兵编成;海基战略核力量占总数的26%,包括11艘战略核潜艇上的128枚导弹发射架,可携带核弹头502枚,隶属于海军编成,部署于北方舰队和太平洋舰队;空基战略核力量占24%左右,包括66架战略轰炸机,可携带近400枚核弹头。此外,俄还将战略预警和防御系统纳入战略遏制力量范畴,它包括导弹袭击预警、导弹防御系统、太空监视系统,主要包括16部部署在各地的战略预警雷达系统,部署在莫斯科周围的A-135反导系统及部署在塔吉克斯坦的“窗口”光电太空监视系统等。
根据2010年4月美俄签署的《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2020年前,俄美双方实战部署的战略运载工具不得超过700件,核弹头不超过1550枚。目前,俄导弹发射架总数已低于条约规定,但弹头数量依然保持高位。原因在于,俄目前正在服役的陆基洲际弹道导弹中,井基SS-18和SS-19两种导弹分别可携带10枚和6枚分导弹头,这两种导弹均是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列装的,在2020年左右均应退出现役。届时,俄弹头总数将会大幅下降,不会超过1550枚的上限。
俄罗斯“三位一体”的战略核力量,不仅确保与美国保持基本的战略均势,而且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抵消北约在常规力量方面的优势。同时,为应对美国在欧洲及亚太地区部署的导弹防御系统,俄不断更新核武库,以打造更加尖利的战略之矛。美国《国家利益》杂志曾载文指出,俄罗斯有五大核武器对西方构成威胁。这五大核武器分别是“亚尔斯”洲际弹道导弹、“北风之神”级战略核潜艇及其携带的“布拉瓦”潜射弹道导弹、885级攻击型核潜艇及依然庞大的战术核武器。虽然后两类没有纳入俄战略核力量编成,但依然令西方揪心不已。
洲际弹道导弹—— 全力打造核威慑之基
根据俄军核力量作战使用理论,俄制定了“迎击”“回击-迎击”“回击”3种核报复方案。所谓“迎击”,就是先敌突击,即在确认敌方准备或已经向己方发射核导弹后立即发射导弹实施报复,敌我导弹几乎同时发射;所谓“回击-迎击”,是指在敌方核导弹已在途中但还未击中己方目标时向敌发射导弹;所谓“回击”,是指敌方核导弹已经击中目标后,利用幸存下来的核导弹向敌实施报复。这一理论也是俄军无论如何改革,始终将陆基战略核力量作为一个独立军种或兵种来建设的重要原因。
目前,俄战略火箭兵作为一个独立兵种,总兵力达7.5万,占俄武装力量总员额的7.5%,而且全部实现了常备化,其中合同制军人比例也是各军兵种武装力量中最高的。俄战略火箭兵编为3个导弹集团军,辖12个导弹师,共47个团。在“三位一体”的战略核力量体系中,陆基战略核力量担负着重要的核遏制任务,在“回击”行动中担负50%以上的任务,在“回击-迎击”和“迎击”行动中则担负着95%的任务。俄战略火箭兵司令表示,俄陆基战略核力量96%的武器系统可在接到命令后2至3分钟内完成发射任务。
在装备发展上,俄也重点保障陆基洲际弹道导弹的发展。在俄《2011-2020年国家武器纲要》中,俄共计划投入20万亿卢布用于武器装备更新,其中用于战略火箭兵的资金就达到10%。这些投入主要用于研制“亚尔斯-24”洲际弹道导弹。“亚尔斯”洲际弹道导弹是“白杨-M”的改进型,在SS-18和SS-19退出现役后,将成为陆基战略核力量的中坚。该型导弹弹长23米、弹径3米,最大射程为11000千米,可携带3至6个核弹头。为了提升“亚尔斯”导弹的机动性和生存能力,俄还试图恢复曾经被裁减的导弹列车,并于2014年底利用“亚尔斯”导弹进行了试验。所谓导弹列车就是利用铁路机动的洲际弹道导弹,这种导弹列车可以在常驻地附近1500公里的范围内执行战斗巡逻任务,而美国要想对其实施跟踪监督,需要调用大量侦察卫星。此外,俄还不断试验威力更大、机动性更强的新型洲际弹道导弹。自2011年以来,俄军一直在试验一种可突破美国现在所有反导系统的“边界”洲际弹道导弹。“边界”洲际弹道导弹是“亚尔斯”的升级版,可携带10个分导弹头。分导弹头数量的增加不仅提升了其打击能力,还可提高突防能力。研究表明,弹头数为5至15枚时,导弹突防概率接近100%。
战略核潜艇—— 二次核打击的“水下猛兽”
携带洲际弹道导弹的战略核潜艇素有“水下猛兽”之称,是一国核威慑力量中最强大的组成部分。战略核潜艇隐蔽性强,可以不被察觉地藏身于大洋深处,并在接到命令后利用导弹对敌方发起攻击。因此,几乎所有大国和发达国家都在建造或准备建造这样的装备,俄罗斯更是如此。当前,俄战略核潜艇在数量与质量上均逊于美国。就任务量而言,俄战略核潜艇担负不到15%的战斗值班任务,而美国18艘“俄亥俄”级战略核潜艇则担负50%以上的战斗值班任务。就时间而言,俄战略核潜艇在2012年之前每年只能执行10余次战备巡逻任务,每次时间也不足3个月,而美军战略核潜艇执行远洋巡航任务的周期可达6个月,且巡逻范围遍及全球。
为缩小同美国的差距,俄致力于研制新型战略核潜艇。经过长期的研制、试验、定型,俄最终决定生产由“红宝石”中央设计局研制的“北风之神”战略核潜艇。第一艘“多尔戈鲁基”号已于2012年底服役,列装北方舰队。第二艘“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号和第三艘“弗拉基米尔·莫诺马赫”号也于2014年列装。俄计划在2020年前列装8艘该级潜艇。
战略核潜艇要想发挥其威力,关键需要有性能稳定的配套潜射洲际弹道导弹。有一种说法认为,如果战略核潜艇视为俄海基战略核力量的栋梁,那么导弹就是海基战略核力量的“拳头”。为了给昂贵的“北风之神”战略潜艇配备合适的“拳头”,俄罗斯下大力研制“布拉瓦”潜射洲际弹道导弹。经过数十次试射,“布拉瓦”导弹终于正式服役,与“北风之神”成功结合。“布拉瓦”实际是“白杨-M”的海基版,或称潜射版,能够在接到命令后数分钟之内进行发射。与以往的固体潜射洲际弹道导弹相比,“布拉瓦”能在主动段和末段进行机动,是俄军撕破美国导弹防御系统的又一支“利剑”。随着海基核力量的加强,俄核潜艇2014年以来执行战略巡逻任务的强度也提升了近50%,范围也逐步拓展到全球各大洋。
战略轰炸机—— 空中突击力量日趋活跃
在俄“三位一体”战略核力量体系中,其空基战略核力量可以用“稳定”和“活跃”两个词来形容。所谓“稳定”是指战略轰炸机的型号和数量及编成等相对稳定。目前一直保持在图-95和图-160两种型号,数量也没有大的变化,分别为55架和11架。编成仍包括两个远程航空兵基地,分别部署在俄中部萨拉托夫州和远东地区的阿穆尔州。关于是否研制性能更好的现代化战略轰炸机,俄高层一直没有达成共识。因此,俄目前在武器装备上只是对已有战略轰炸机进行现代化改造升级。至于新一代战略轰炸机的战术技术指标等问题,目前还在讨论中。
所谓“活跃”,是指自2007年恢复中断长达15年之久的战斗巡航以来,俄战略航空兵的战略巡航强度逐年提升,每年均要前往大西洋、北冰洋和太平洋海域执行数十次战斗巡航任务,一次巡航时间最长达30小时,年度巡航总时间达498小时。为在危机时提高核突击效果,俄重点演练战略轰炸机与空中加油机、预警机和电子战飞机的协同。2014年底,为应对美国和北约对俄的战略围堵,俄还加大了战略轰炸机的巡航范围。俄防长绍伊古明确表示,俄罗斯与北约在西部军事对峙的情况下,俄“不得不”保证在大西洋西部和太平洋东部、加勒比海水域和墨西哥湾的军事存在,也就是说加强其战略轰炸机将在这一区域上空的巡航行动。

  过去,中国领导层在落实“核遏制”计划的过程中重点发展弹道导弹。除战略和战术导弹系统外,解放军空军还编有约100架可携带核弹的轰-6轰炸机。这款相当老的机型是苏联图-16轰炸机的中国版。

  美俄猜测中国核弹头之谜

  2011年,轰-6的改进型轰-6K列装。军方对该机采取了一系列旨在提升战斗力的措施。轰-6K安装了俄罗斯D-30KP-2涡扇发动机,采用了新的航电和无线电电子对抗系统,战斗载荷提升至12吨,飞行半径由原来的1800公里增加到3000公里。轰-6K可配备6枚“长剑”-10A战略巡航导弹,后者运用了苏联X-55导弹的技术。

  《法制文萃报》 专稿 作者:武居玄

  但升级并未让轰-6K变成一款现代化飞机。即便携带远程巡航导弹,其作战半径仍不足以完成战略任务。一旦中国与美国或俄罗斯发生实际冲突,亚音速、笨重、机动性差以及有效散射面积大,都将使该机极易受到战机和防空设施的攻击。

  据美国“华盛顿自由灯塔”网站近日报道,一位俄罗斯战略导弹专家不久前评估了中国战术及战区核力量的规模。根据其透露的消息,除了200多枚战略导弹核弹头之外,中国有近750枚战区和战术核弹头。这个数量大大超过了此前美国方面的评估。

  数年前,有消息称中国正研制未来远程轰炸机。但近期该国大概不会有现代化远程航空系统服役。

  到底是相信美国自己情报机构几十年来的评估数据,还是相信俄罗斯前军事官员的观点?在中国核武器数量这个谜题上,美国防务专家们显得左右为难。

  这项至为复杂的任务对中国航空工业来说相当艰巨。为节约时间,中国曾请求俄向其出售图-22M3轰炸机的一系列技术,但遭到拒绝。

  中国核武库超出西方预想?

  长期以来,在苏联米格-19基础上研发的强-5攻击机一直是中国主要的战术核导弹投掷机型。该机现役100架,其中近30架接受了改造以使用核弹。

  据美国军事专家比尔·格茨介绍,这次披露关于中国战略和战术核弹头规模新细节的是俄罗斯原战略火箭兵部队司令维克托·叶欣上将,他曾经在两个月之前参加一个国际论坛时透露了一些内幕消息。根据叶欣的估计,目前中国总共拥有719枚至749枚战区和战术核弹头,主要用于轰炸机、短程弹道导弹、中程弹道导弹和新型对陆攻击巡航导弹。

  目前,作为战术核武器携带工具,强-5攻击机在解放军空军中正逐渐由歼轰-7A取代。

  叶欣在文章中称,“中国的核武库显然超过许多西方专家所预想的”。“从整体上看,中国无疑已经是当今世界第三大核武力量,排在美国和俄罗斯之后。而且,如果有必要的话,显然中国已经拥有技术和经济能力,使自己的核武器力量得到迅速地提升”。

  打造新型战略核潜艇

  叶欣首次透露中国核弹头库存数量,还是在今年春天。当时他表示,中国的核弹头最多可能达到1800枚,其中有900枚已经部署或处于战备状态。叶欣的这一评估是基于中国武器级铀和钚燃料的储存量超过50吨,而这一数据显然要高于美国情报部门和民间军备控制研究群体一直以来的评估结果。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