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弱光战术,武器灯与执法训练的那些事儿

最近有一些知名媒体对武器灯的“危险性”进行了“报道”,似乎是被科罗拉多州丹佛警署下令禁止警员使用武器灯的事件激起了兴趣。看看以下这些新闻标题:
《武器灯与全美执法人

在最近的一次T1公司教官会议中,我们二十多名教官在弱光训练问题的讨论上花了不少时间。大家都认为弱光训练是一门关键的执法人员生存课程,却时常被忽视和削减。以下是汇总了一

“第四条:搞清楚你的目标和它的身后有什么。”——Col. Jeff
Cooper《武器使用安全守则》很多年来,武器灯都是特种战术小组和警犬单位的专利,当时都认为只有像他们一样任务特殊并

最近有一些知名媒体对武器灯的“危险性”进行了“报道”,似乎是被科罗拉多州丹佛警署下令禁止警员使用武器灯的事件激起了兴趣。看看以下这些新闻标题:

在最近的一次T1公司教官会议中,我们二十多名教官在弱光训练问题的讨论上花了不少时间。大家都认为弱光训练是一门关键的执法人员生存课程,却时常被忽视和削减。以下是汇总了一些讨论内容及我们对如何改善弱光训练的总结和建议,并加入了一些关于武器灯教学的内容。

“第四条:

《武器灯与全美执法人员意外枪击的增加难脱干系》


搞清楚你的目标和它的身后有什么。”

图片 1

训练的真相

——Col. Jeff Cooper

《武器灯导致警方意外射杀》

我们中的很多人已经教授手电技术很多年了,大部分是从FBI技术开始,然后升级到哈里斯技术,而今天已经有至少八种以上不同名称的手电使用技术了。教官们一致认为无论你试用过多少种技术,最终都要找出一两种最适合你的来加以坚持,而不是每次弱光训练都要用更新的技术。

《武器使用安全守则》

图片 2

作为教官需要了解所有不同的技术以供学员进行选择,而作为学员的执法者则需要找到最适合自己的技术,并要不断练习以达到熟练精通。如同射击训练一样,不断巩固和加强是警务人员生存技能训练的关键。许多执法人员能够在经历生死遭遇时成功活下来,正是因为他们能够按照所接受的训练去战斗。


《武器灯:严重的问题还是难看的报告?》

图片 3

很多年来,武器灯都是特种战术小组和警犬单位的专利,当时都认为只有像他们一样任务特殊并接受过额外训练的人员才有资格使用武器灯。但这种情况早已改变了,从差不多十年前起,我开始为执法部门提供战术照明的使用培训。作为武器教官,我已经协助培训了约140个不同任务性质的执法单位装备和使用武器灯。

图片 4

我们同样对另一个问题达成了共识,那就是一名教官需要做的不止是教授配合手电射击的技术而已。我们需要教导执法人员如何在弱光条件下行动,如何利用光与黑暗、阴影、剪影,甚至“迅速压制”来取得战术优势。尽管学会配合手电进行射击是一项必备生存技能,但执法者在弱光环境中行动的情况要远远多于在弱光环境中进行射击。

根据FBI犯罪统计报告,77%的警务人员遇袭事件发生于弱光环境,68%的警员涉入枪战事件是在弱光或无光条件下,而其中有三分之一的事件是弱光因素直接影响了结果。

而真相则是,相比要求改进问题重重的执法训练体系,将这些疏忽导致的意外枪击归咎于“不安全的产品”会更轻松一些。

图片 5

图片 6

武器灯在近几年中一直备受争议。在《武装科学通讯》第173期中,备受尊崇的武装科学研究组建议禁止执法人员使用武器灯(尤其是使用延长握把触压开关的SureFire武器灯)。你只能试着在过去的订阅邮件中找到这期文章,因为它在原网站上被神秘地“抹掉”了。第173期通讯的摘要中写着
“武器灯易在高压紧张时造成致命错误”,但这部分内容在他们的网站上却找不到了,也许他们在重新考虑自己的立场。

关于武器灯

即使在白天,武器灯也能为你提供一些掩护

图片 7

在最近参与网站调查的超过1100名执法人员中,有近半数表示他们就职的部门允许使用武器灯。我们对于这些工具的看法是这样的:当一名执法人员有充足的理由或原因拔枪,此时武器灯能够提高他识别和攻击目标的能力。武器灯并不是一种照明工具,而是应当被作为警用武器系统的一部分来对待。

在我之前传授武器灯技术的十多年间,我听到过全美国不同单位提出的各种相同的疑惑、顾虑以及有关训练的争论。最后我发现利用杰夫·库珀的武器安全守则能够简单有效地概括战术照明训练的各种基本要点。

我一直很喜欢武装科学研究组发布的信息,但我觉得他们这次错误地看待了武器灯的问题。问题并不在于武器灯本身,而是在于未经过使用培训的执法人员。

根据这一点,我们强烈建议那些为佩枪安装了武器灯的执法人员选购一个最适配的带灯枪套。(网站调查发现只有约40%使用武器灯的警察配备了能够兼容武器灯的枪套)有许多厂商都在生产这类勤务枪套。

约翰·迪恩“杰夫”库珀是前海军陆战队员、武器教官、作家,以及着名的“干死他”学院的创始人。他提倡遵循以下四条武器安全守则:

图片 8

图片 9

1. 对待所有枪械都假定其已经上膛,即使没有上膛也要一视同仁。

2. 永远不要把枪口朝向你不想摧毁的地方。

3. 不要把手指搭在扳机上,除非你已经瞄准目标并准备射击。

4. 搞清楚你的目标和它的前后有什么。

——这支(装着“可怕而危险”的武器灯和DG开关的)手枪就是我的日常佩枪,上面的开关到现在没有造成过任何意外射杀。

我们支持厂商的建议——在安装或取下武器灯前务必确认枪支已经清空。安装武器灯需要较强的精细动作技能,在操作中很可能使已经装弹的枪支指向自己——或者更糟,出现下意识的反射动作并随之造成武器击发。



除此之外,我们认为到了需要出枪的时侯才清空枪支来安装武器灯是极其危险和愚蠢的。兼容武器灯的枪套同时也解决了收枪的问题——被迫在收枪入套前取下武器灯会使你失去迅速缓和局面的能力,也会迫使你以危险的姿势握持一支处于待击状态的枪支。

作为武器教官或管理员,我们不能让警员在没有经过适当训练的情况下就给佩枪装上枪灯。所有警员在使用武器灯前都应该了解并遵循一些守则,以下是入门内容供各位理解学习:

这是一个关于执法人员训练的隐秘丑闻,如果普通民众知道了执法人员的平均训练量少的如此可怜,他们早就要闹翻天了。大多数单位的武器训练都少得可怜,根据过去15年来作为武器教官与全州执法人员的交流,我发现大部分警署几乎没有武器训练,每年消耗子弹量在100发以上的都相当少见。

另外,出枪理由和武器指向原则不应该只是因为加装了武器灯而发生变化。即使在配有武器灯的情况下,执法人员也依然应当携带主手电和备用手电,因为用光作为行动辅助工具的时间要远远多于用光辅助射击的时间。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长枪灯,携带手电消除了执法者在需要用光时对武器指向的担忧。

确认你的目标和周围情况

在俄亥俄州,执法人员只需每年通过一次简单到荒谬的25发“资格测试”。除此之外,州内要求进行一次1到4小时不等的进修训练,但内容都与武器操作无关,因为州内并没有强制要求进行武器训练。懒惰的执法部门官员经常说:“州里说过我们每年只要打25发,所以我们照做了就行。”

图片 10

枪灯的基本用途是照亮和识别威胁,它让你不必花时间找手电就能迅速得到照明,或者利用同轴光束进行概略瞄准。无论在任何光环境中遇到情况,类似“警察!举起双手!”之类的口头警告也许是不用武力就能解决威胁的有效方法。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