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蕴含着中国人最深层的生存智慧,人类探测器首次在月球背面软着陆

图片 1

图片 2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探测器自主着陆在月球背面的冯·卡门撞击坑内,这是人类首次尝试解开古老月背的秘密。”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新华社北京1月3日电这里既无风也无雨,除了时不时坠落的大大小小的陨石打破寂静,月球永远背向地球那面的山地荒原等待了数十亿年,终于迎来第一个翩翩降临的地球访客。

图为美国国家航天局(NASA)公布的嫦娥四号探测器在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South
Pole-Aitken basin)内的冯·卡门撞击坑(Von Kármán
crater)内着陆点示意图。(拖拽或保存可查看大图)

{“type”:1,”value”:”消息一出,世界关注。即便是美国、俄罗斯等国,也无法忽视中国航天事业的最新成就。美国多次重申,要重启登月计划,而《日本经济新闻》干脆使用了“中国探月领先世界一步”这样的新闻标题。

12月8日从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升空的嫦娥四号探测器,经过20多天环月飞行,纵览了月球表面星罗棋布的环形山,领略了高山峡谷、层峦叠嶂,终于等到目的地南极-艾特肯盆地这个太阳系中最大、最深、最古老的陨石坑迎来曙光。

■这些事业成功背后,都蕴含着中国人最深层的生存智慧!

从1956年初创,到2019年辉煌。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速度堪称“飞跃”。这背后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项,很重要,却往往被忽略。

1月3日,研制者们决定,是时候让嫦娥四号去拥抱月球背面那片伤痕累累、陨坑遍布的陌生土地了。

(微信公众号“牛弹琴”(bullpiano)7月15日报道)

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具韧性的民族之一,“百折不挠”这样的奋斗精神,早已烙在中国人的灵魂深处。

10时15分,在距离月球约6.5万公里、环绕地月第二拉格朗日点、能同时看见地球和月球背面的中继星“鹊桥”的通信协助下,嫦娥四号上的变推力发动机被点燃,探测器的速度从相对月球1.7公里每秒降到接近为零。探测器调整了姿态,朝着艾特肯盆地中冯·卡门撞击坑相对平坦的坑底垂直降落下去。

今年1月3日,嫦娥四号探测器自主着陆在月球背面的冯·卡门撞击坑内,这是人类首次尝试解开古老月背的秘密。消息一出,世界关注。即便是美国、俄罗斯等国,也无法忽视中国航天事业的最新成就。美国多次重申,要重启登月计划,而《日本经济新闻(Nikkei)》干脆使用了“中国探月领先世界一步”这样的新闻标题。

在科技领域,在体育领域,在商业领域,在民族复兴的所有伟大进程中,承受“釜底抽薪”的韧性,绝境处奋起反击的勇气,另辟蹊径去创新的智慧,创造出一个个的奇迹。

当它距离月面约两公里时,太阳从东方照射月面形成的投影被探测器上的相机捕捉到,经过计算机“大脑”处理,它识别出下方的大石块和陨石坑,进行了第一次避障。

从1956年初创,到2019年辉煌。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速度堪称“飞跃”。这背后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项,很重要,却往往被忽略。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具韧性的民族之一,“百折不挠”这样的奋斗精神,早已烙在中国人的灵魂深处。在科技领域,在体育领域,在商业领域,在民族复兴的所有伟大进程中,承受“釜底抽薪”的韧性,绝境处奋起反击的勇气,另辟蹊径去创新的智慧,创造出一个个的奇迹。

01

当距离月面100米时,它在空中悬停,利用激光扫描识别出月面上更小的障碍物以及坡度,它的“大脑”再次计算,寻找到一个较为安全的地点作为着陆点。

(一)

中国航天事业曾遭遇过至少三次“釜底抽薪”式的难处。

当距离月面两米时,探测器上的发动机停止工作,怀抱着月球车的金光闪闪的着陆器依靠自身重力落下,四条腿稳稳站立在荒凉的灰色月面,扬起一片月尘。

中国航天事业曾遭遇过至少三次“釜底抽薪”式的难处。

1955年10月,在美国学习工作多年的钱学森回到了祖国,清楚知道航天工业意义的他才放下行囊,就建议尽快发展导弹和火箭技术,在即将到来的太空时代不落后于人。

整个降落过程持续了大约12分钟,全部由探测器自主完成,地球上没有进行任何干预,但“鹊桥”将着陆的画面传回到北京郊区的指挥控制中心。

1955年10月,在美国学习工作多年的钱学森回到了祖国,清楚知道航天工业意义的他才放下行囊,就建议尽快发展导弹和火箭技术,在即将到来的太空时代不落后于人。

一年后,1956年10月,中国第一个专门的导弹研究机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成立。

中国探月工程总设计师吴伟仁说:“这是中国航天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一年后,1956年10月,中国第一个专门的导弹研究机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成立。然而,当时的中国技术基础薄弱,工业能力有限,人才也很缺乏——第五研究所里,只有几十位从大专院校和工业部门抽调来的专家和百余名刚毕业的大学生,基本都是外行。

然而,当时的中国技术基础薄弱,工业能力有限,人才也很缺乏——第五研究所里,只有几十位从大专院校和工业部门抽调来的专家和百余名刚毕业的大学生,基本都是外行。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四号探测器系统副总设计师贾阳说:“这是人类智慧的一次优美挥洒。”

于是我们不得不求助“老大哥”苏联。

图片 3

2013年,嫦娥三号实现首次月球软着陆后,中国国家航天局认为作为备份的嫦娥四号应开展更有挑战的任务。

1957年9月,聂荣臻元帅率领代表团到莫斯科谈判,最终,苏联同意援助中国三个型号的导弹,并同意中国仿制,届时会派出专家来华帮助。

于是我们不得不求助“老大哥”苏联。

“去月球背面比去正面风险增大了很多,崎岖的地形给我们带来必须面对的问题,但在月面更高精度的着陆是未来所需要的。解决这次任务面临的挑战,可为后续的深空探测和小行星探测打下基础。我们希望未来具备全月球乃至于全太阳系的到达能力。”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四号探测器总设计师孙泽洲说。

1958年,苏联专家如约而至,同时还带来了部分资料和设计图纸,但转折点很快到来。

1957年9月,聂荣臻元帅率领代表团到莫斯科谈判,最终,苏联同意援助中国三个型号的导弹,并同意中国仿制,届时会派出专家来华帮助。

中科院月球与深空探测总体部主任邹永廖说,月球背面具有独特性质,嫦娥四号登陆的是从未实地探测过的处女地,或许能获得重要发现,“相信会在科学上有新的惊喜”。

1959年,中苏关系开始恶化,接到命令的苏联专家开始处处为难中国人。

1958年,苏联专家如约而至,同时还带来了部分资料和设计图纸,但转折点很快到来。

由于潮汐锁定,月球绕地球公转与自转的周期相同,从地球上看到的月亮“景色”总是相同的。在没有太空探测器的年代,月球背面一直是神秘的未知世界。

1960年,他们干脆彻底撤回了国。

1959年,中苏关系开始恶化,接到命令的苏联专家开始处处为难中国人。

直到大约60年前,苏联的月球3号探测器才传回了第一张月球背面影像。大约50年前,美国阿波罗8号的3位宇航员在环月飞行时,成为最先目睹月球背面的人类。

这次撤退极为突然,设备、原料、图纸均被釜底抽薪,当时有人悲观,认为“中国航天事业完了”,但大多数人咬牙坚持了下来。

1960年,他们干脆彻底撤回了国。

越来越多环绕月球的探测器让人们发现,原来月球背面和正面如此不同:正面相对平坦,而背面则崎岖不平,遍布坑坑洼洼的撞击坑;月球背面的月壳比正面厚得多。为什么会这样?现在依然是个谜,只有着陆探测才有可能揭开这个谜。

1960年11月5日,中国第一枚国产导弹“1059”试射成功,这是一款仿制自苏联导弹的产品,性能却完全超越,而且,在苏联援助终结后,中国人逐渐建立起了自己的材料和元器件工业体系。

这次撤退极为突然,设备、原料、图纸均被釜底抽薪,当时有人悲观,认为“中国航天事业完了”,但大多数人咬牙坚持了下来。

“月球童年的经历,地球上也发生过。但由于地质活动,地球早年的痕迹已被抹去。要想了解地球久远的往事,月球或许能给我们答案。”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林杨挺说。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下一页
  • 阅读全文

1960年11月5日,中国第一枚国产导弹“1059”试射成功,这是一款仿制自苏联导弹的产品,性能却完全超越,而且,在苏联援助终结后,中国人逐渐建立起了自己的材料和元器件工业体系。

对冯·卡门撞击坑的探测还有另一层意义,它是以20世纪匈牙利裔美国航天工程学家冯·卡门命名的。中国航天事业的奠基人钱学森、郭永怀都是这位“航空航天时代科学奇才”的亲传弟子。

第二次遭遇“绝境”,是因为美国。

距离人类第一次登月过去50年了,人类能否重返月球?月球上的辐射会对宇航员造成多大影响?月球上到底有多少水?月球上的水是怎么来的?中外科学家将通过嫦娥四号寻找答案,为人类重返月球作准备。

上世纪80年代,中国航天事业已有基础,接近瓶颈。美国出于对抗苏联的打算,曾向中国伸出过橄榄枝。其手段包括:邀请中国相关专家学者访问NASA,向中国开放航天飞机参观权,甚至承诺,“在必要的时机,可以用美国航天飞机运送中国航天员进入太空”。

德国基尔大学物理实验与应用研究所项目总师温牧说:“这次任务令人非常兴奋,在月球背面着陆探测是世界第一次,为未来人类登月作准备是非常棒的想法。”

然而,这个“必要时机”始终没有到来——随着苏联解体,冷战结束,美国立刻变脸,出台了一份“考克斯报告”,借口中美航天合作将有助中国导弹技术,彻底阻断了两国航天合作的可能。

“当宇航员返回地球后,月球上造成的辐射还留在他们身体里。这是一直存留的危险,所以我们必须把这些辐射搞明白。”温牧说。

甚至在“国际空间站”项目,美国明确表示,不希望中国参与。

瑞典航天局太阳系统科学部部长科勒说,首次月球背面软着陆是中国的巨大成就,“我们非常高兴能成为这次任务的一部分”。

第三次的挫折,来自欧洲。

他说:“有一种理论认为,月球上的水是由于太阳风与月球表面的风化层相互作用而产生的,这是瑞典和中国科学家想通过探测解答的问题。”

2003年,欧洲启动伽利略卫星导航计划,当时据说中国承诺投入2.3亿欧元,与欧洲联合发展技术。然而,欧洲突然翻脸,将中方排挤在“伽利略”计划的决策机构之外,甚至在技术合作开发领域,也屡屡设置障碍。

嫦娥四号任务包含了4台国际载荷,为全球更多科学家提供了太空探索的机会,集中人类智慧破解宇宙谜题。

但没有压力,就没有更大的动力。“百折不挠”,是中国航天事业的过程;“绝地反击”,则是中国航天事业的结果。绝境成为中国航天事业的“助燃剂”这谁也没想到。

“我认为空间科学的一个美妙之处就在于许许多多国家一起合作,这很重要,也向全世界传递了和平的信息。”温牧说。

中国国家航天局国际合作司副司长余琦日前就透露,目前中国各类在轨卫星超过200颗,2025年之前还将发射近百颗卫星,而北斗系统正在布局全球;几十年时间里,中国独立掌握了载人航天的全套技术和设备;目前,中国“探月计划”举世瞩目,实现月之暗面软着陆,即将采集“月壤”,步步领先。

对于天文学家来说,月球背面是一片难得的宁静之地,因为月球自身屏蔽了来自地球的各种无线电干扰信号,在那里或将窥见大爆炸后宇宙如何摆脱黑暗,点亮第一代恒星。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