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副防长称中俄富于侵略性,俄媒称美国害怕中俄战略结盟因而发出军事威胁

图片 1

图片 2
资料图:罗伯特·沃克

  美国《外交》双月刊网站2月22日文章,原题:俄罗斯与中国的持久同盟关系
有评论人士认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应在改善与俄罗斯关系的基础上更进一步,拉拢莫斯科协助制衡崛起中的中国。按照这种思路,特朗普应该实施上世纪70年代美国时任总统尼克松的那种外交战略。当时,他们为对付苏联而缓和与北京的关系。

据俄罗斯军工综合体新闻网10月3日报道,从美国国防部副部长罗伯特-沃克近日的讲话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华盛顿担心莫斯科和北京将来可能加强军事合作,挑战现已形成的世界秩序。美国军方承认,正在研究所有可能的剧本,从中俄军事联盟到两国之间的公开对抗。

  【环球军事报道】据俄罗斯《独立军事评论》10月10日报道,原题:《莫斯科与北京应当提防华盛顿》,文章称,履新美国第一副防长一职5个月的罗伯特·沃克,于9月30日在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上发言,阐述五角大楼当前的主要任务,并就未来20年间国家究竟是会卷入战争还是身处和平的问题发表了看法。

  问题是,冷战末期以来,中俄关系或多或少稳步发展。上世纪80年代初,这两个共产党国家的关系开始解冻,接着是1989年实现关系正常化。北京和莫斯科于1996年确立“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并在2001年签署《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中俄领导人如今称两国关系为“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

美国副防长沃克在国际事务委员会这一着名智库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美国应当制订自己的亚太地区战略,准备应对可能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的挑战。美国必须确信莫斯科和北京的行动不会伴随着武力的使用,不会要求美国做出军事回应。他认为,中俄两国可能会对二战后形成的世界秩序的某些方面重新洗牌。美国准备首先进行外交工作,但是一旦出现对美国及其盟国的威胁,同时应当准备做出强硬反应。俄罗斯最高经济学院教授、国际安全领域专家叶夫斯塔菲耶夫认为,美国实际上并不相信中俄会缔结同盟,因为没有任何结盟征兆。沃克的讲话是想向北京挥舞“大棒”,因为近期美国对华主要用“甜饼”。但是局势逐渐变化,美国将会日益频繁地发表公开声明,提及潜在军事威胁的话题。因为现在美国政府不能丧失颜面,但是直接和中国对抗又很危险,这意味着应当口头行动,旁敲侧击。
实际上这并不是美国第一次担忧中国持续增长的军事野心,北京积极显示自己加强对南海争议领土控制的意图。对地区局势的担忧迫使奥巴马政府在2010年宣布美国战略重心东移,加强与澳大利亚、越南和日本的军事和经济同盟。东京开始迅速加快自卫队的现代化,修改和平法律,企图得到在“维和”行动中帮助盟国的机会。与此同时,日本在制裁俄罗斯的同时,还没有失去改善日俄关系的希望。两国和平条约至今尚未签署,一旦签署,日本可能得到莫斯科早在苏联时期就已经承诺的两个岛屿,这将会是一个巨大胜利。亚太地区的对抗和力量格局,可能会影响到难以预测的朝鲜政权。如果没有俄罗斯的参与,地区问题不可能解决。许多专家认为,俄罗斯有在一定程度上对抗中国影响力的潜在可能性,美国不会不考虑这个因素。

  文章作者弗拉基米尔·伊万诺夫认为,身为国防部第二号人物,他此次发言最引人关注的,莫过于公开宣称莫斯科与北京可能遭到来自美国的武力打击。这即是说,美国与其主要地缘政治对手的关系,完全可能朝着非和平版本发展。

  两国在不少领域密切合作。在能源方面,俄罗斯于2016年成为中国的头号石油供应国。对中国特别重要的是,俄罗斯的石油是通过陆路而非有争议的海上通道运输的。两国进行联合军事演习,包括在地中海和南海,以及开展一些联合技术开发项目。两国还恢复了曾陷入停滞的军售关系。

近期俄罗斯开始逐步向中国靠拢,尽管并未称之为突破性方针,主要是谈论更加密切的经济合作,包括向中国供应石油天然气。5月底俄气和中石油签订为期30年、总金额4000亿美元的对华供气合同,但是俄政府官员和专家对两国战略接近的前景仍然持一定的怀疑态度。
近期西方日益频繁地公开讨论中俄合作话题。美国福克斯新闻电视台专家甚至声称中俄关系是威胁西方的“邪恶轴心”。一些专家确信,正是美国自己的所作所为可能推动俄罗斯倒向与中国的同盟。美国政治学家塞蒙斯认为,华盛顿选用了对莫斯科无效的战略。也有专家认为,美国故意迫使自己的对手联合起来,从而使他们成为“全球敌人”,煽动全世界联合对抗这个“敌人”。
俄最高经济学院教授叶夫斯塔菲耶夫认为,美国没有任何全球计划,奥巴马政府只是乱了分寸。对中国领导人来说,中俄军事联盟不太有利,因此北京一直较为谨慎,继续遵循国际政治多元化原则。今年夏天俄总统办公厅主任伊万诺夫强调,中俄两国没有任何军事同盟计划。

  美军要确保最快速度全球增兵

  对世界秩序的相似政治构想为中俄合作提供基础。它主要由渴望以多极化取代美国霸权的愿望决定。一旦这种构想实现,两国将在亚洲和东欧掌控各自的势力范围。现在,中国和俄罗斯均与美国关系紧张,这主要是由于东海和南海的海上领土争端以及乌克兰的战争,从而造成中俄伙伴关系空前重要。

俄退役少将佐洛塔廖夫表示,军方有自己的逻辑,军方总是尽量评估威胁的规模,准备所有可能的剧本。毫不奇怪,军方不仅讨论北京和莫斯科之间的同盟剧本,还会考虑中俄两个大国可能的对抗。应当指出,中俄过去曾经有过冲突,当时尽管存在着思想意识形态问题,中国认为苏联是修正主义国家,但是最主要的还是领土问题。不过,中俄领土矛盾早在普京总统首届任期就已解决,把阿穆尔河两个争议岛屿移交给了中国。叶夫斯塔菲耶夫同样认为,中俄关系不会过于密切,不会达到“永恒兄弟”的程度。俄政治领导人未必会有这种“精神愉悦”。

  沃克表示:“我们每天所作出的决策,的确会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如下问题,即究竟和平共处还是危机会对我们的未来影响更大。”美国的军事思路是在“前沿地区”部署军队、提供物资技术保障。与此同时,美军需要具备如下的战斗力,即有能力保障国家安全及利益免遭任何敌人来自任何地方的打击。此外,美军应当具备必需的全球机动性、物质技术保障,在外国境内拥有数量足够、保障充足的基地,配备技术系统及装备最为先进的通信情报队伍。

  上世纪70年代,当基辛格主动叩门时,北京已经把莫斯科视为比华盛顿还大的威胁。而对今天的俄罗斯来说,情况与此相反。莫斯科固然希望特朗普修复两国关系,但仍把华盛顿视为头号对手。

俄新社评论指出,五角大楼又开始歇斯底里,声称单极世界将要结束,被踩在脚下。中国和俄罗斯似乎试图改变世界秩序,美国可以用军事方法回应这种威胁。
俄新社称,华盛顿害怕中俄合作,因此五角大楼认真考虑实施军事打击,作为对中俄同盟的潜在回应。华盛顿的这种反应完全可以解释,毕竟中俄两国都在推行独立于美国的内政外交方针。美国副防长沃克对中俄发表冷战精神的声明,声称莫斯科和北京应当知道,美国可以使用军事方法回应对自己盟国的威胁。

  为确保美军的上述发展方向,五角大楼正千方百计与盟友合作,签署协议,以确保能在距本国较远的地区以最快的速度增加军队规模。

  诚然,中俄关系也有一些潜在裂痕。中国在中亚和人口稀少的俄罗斯东部地区影响力上升,莫斯科对印度和越南售武等都有可能损害两国的伙伴关系。不过,美国利用这些挑拨分化中俄关系的能力仍是有限的。特朗普谋求与俄罗斯做“好买卖”,但希望通过示好普京从而得到莫斯科协助,以制衡北京将不属于其中之一。▲(作者雅各布·斯托克斯,陈俊安译)

美国鹰派试图相信,中俄的意图不会导致对欧洲盟国动武。华盛顿担心自己在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乌克兰的小兄弟,保留到处军事干涉的动武权利,强调自己所谓的优选性。美国企图扩大自己在亚洲的存在,肆意煽动香港民众闹事,传授他们如何与执法机关对抗。实际上,美国人的行动剧本没有根本性的变化。美国外交政策的实质在于向没有防空系统的国家强行灌输民主,因此中国试图从俄罗斯采购S-400防空导弹系统的意图,对华盛顿来说,无异于公牛看到红布那样的刺激。

  他承认,要达成相关目标,需要大量时间。但唯有如此,美国才能成为真正的全球大国,国防部也能在任何条件下迅速于必要的地区增加军力,无论是在大洋还是其他各大洲,“从而赋予我们在对威胁反应方面的时间、军队部署位置、队伍集成等方面的战略优势,这对我们而言至关重要,能够确保和平与战争之间的战略平衡”。

网站地图xml地图